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艾格娱乐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资讯 > 社会万象 >

湖南最后一个“慰安妇”抱憾辞世

时间:2019-05-14 07:4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管理员 点击:
谭金华生前睡觉的床。实习生朱一鸣记者郭立亮摄2005年谭金华前往上海参加“慰安妇”对日诉讼索赔准备工作时的留影。(前一排右五)。实习生朱一鸣记者郭立亮翻拍新

湖南最后一个“慰安妇”抱憾辞世

  谭金华生前睡觉的床。 实习生 朱一鸣 记者 郭立亮 摄

  

湖南最后一个“慰安妇”抱憾辞世

  2005年谭金华前往上海参加“慰安妇”对日诉讼索赔准备工作时的留影。(前一排右五)。 实习生 朱一鸣 记者 郭立亮 翻拍

  新闻进行时

  【台湾】 为了阿嬷最后的尊严

  台湾妇女救援基金会联合相关团体14日在台北“日本交流协会”前举行集会,抗议日本对“慰安妇”问题仍旧“不承认,不道歉,不赔偿”的态度。

  【菲律宾】 受害者举行抗议活动

  数十名菲律宾“慰安妇”及其家属14日在日本驻菲律宾大使馆前举行抗议活动,要求日本就二战期间强征“慰安妇”一事道歉,并对幸存者进行赔偿。

  今天,8月15日,日本战败投降日,但她已悄然离去。

  “再多钱,也无法弥补战争与羞辱的伤痛。”一天前,长沙望城,谭金华(化名)最小的儿子谭劲松(化名)回忆起母亲离世前的唠叨。

  谭金华,湖南第一个站出来承认身份的“慰安妇”,也是最后一个离世的、被公证的“慰安妇”。

  很多人熟知她的故事,却不知她已然离去,在去年11月21日。

  “母亲一生坎坷,过得不容易,去世时,很安详。”谭劲松眼眶红润,死前老人一直念叨着想收到来自上海的信,一直想见苏智良教授(中国“慰安妇”问题研究中心主任)一面,想要一个说法。

  等待中离世

  辞世那天,她一直念叨着上海的苏教授

  最后3年,谭金华选择独自在望城小镇的老房子里度过。

  老宅靠着内河边,一把摇椅,她总在对着荷塘的屋内,安坐其上,默默打发岁月。

  腿肿、心窝疼痛,临终前的两个月,谭金华被二儿子接回照顾,可最终没能抵抗住岁月的召唤。病重时,儿媳们想给她买些东西,她总挑便宜的。

  老人一生勤劳,不愿拖累家人,也不愿提及自己的伤心往事。

  谭金华在益阳育有一子,后改嫁望城,谭劲松有六兄妹。

  “苏教授找到我们前,我们都不知道母亲经历的事。”谭劲松回忆,父亲在分田到户那年去世,母亲靠着织布、做寿鞋、帮邻里做饭养活一家老小。

  70多岁时,谭金华还在长沙打过零工,帮人家做饭菜,却始终没有告诉家人。“每次都是我接她回来。”谭劲松说,这二十年来,母亲一直跟着他生活,择菜、偶尔搞点饭菜。

  不在竹椅的时间里,唐金华都在附近的院子转悠,打点小牌,喝点小酒,抽着土烟,“都是便宜的烟酒,一天一包烟,能喝一斤多酒。”

  平日里,老人对过往没有怨言,但每说到侵华战争,泪痕总布满皱纹的脸颊。

  “离世那天,老人很安详,没有痛苦。”谭劲松回忆,但老人一直念叨着能见一面上海的苏教授,能有封来信。

  梦魇往事

  死不瞑目的邻居,30余被侮辱的乡亲

  在谭劲松和儿媳丁玲(化名)面前,谭金华极少提起往事。

  即便六十余年已过,曾经痛苦的记忆却无法抹去。

  谭金华,1928年1月生于益阳县侍郎乡(现益阳市欧江岔镇)姚家湾,因家庭贫困,小学毕业后便在家务农。

  1944年6月9日黄昏,日军突袭,在当地驻扎了一个连的兵力,离谭金华家仅400米远。当晚,姚家湾上下20多户人家被俘,从12岁的少女到65岁的老妪全部被日军强奸或轮奸。

  邻居周庆仪的两个女儿周喜珍(15岁)、周春莲(12岁)被8名鬼子轮奸。尚未发育的周春莲当场惨死在血泊之中,死时,双眼圆睁。

  20余名受害女子中,谭金华家有3人,除了当时16岁的她,26岁的婶娘和65岁的祖母也未能逃过一劫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